湖南娄底警方一举捣毁该窝点,将有毒有害违禁化学品

在距湖南省益阳市安化县县城20公里外的大山深处,一群“90后”躲在10平方米的隔间里,以每小时生产1万粒的速度制售有毒“假减肥药”。近日,湖南娄底警方一举捣毁该窝点,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涉案金额上亿元。娄底警方表示,目前,公安机关正在全力追缴流向市场的有毒有害减肥产品。

紧急追缴流向全国的十万盒“减肥药”

娄底披露涉案上亿元制售有毒“假减肥药”案侦破详情

大数据协助破获食品药品大案

娄底破获特大制售有毒食品案 涉案上亿元 添加违禁物“西布曲明”
可致人死亡

法制网记者 阮占江 通讯员 刘琪 曾峰

8月29日,湖南省娄底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娄底市公安局联合娄底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近日破获了一起特大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

三湘都市报8月29日讯
隐匿大山深处生产假减肥药,添加有毒有害违禁化学品西布曲明,每粒成本不足1毛钱,利润率近9000%。近日,娄底警方破获一起特大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8月29日,娄底警方通报了该案案情。据了解,近十万盒有毒有害假减肥药已流向全国,目前警方正在全力追缴。

一处隐匿在大山深处生产“假减肥药”的窝点,将有毒有害违禁化学品“西布曲明”添加到假减肥药里售出。每粒药成本不足1毛钱,利润率却高达9000%,近百种“品牌”、近十万余盒有毒有害“假减肥药”流向全国,警方正全力追缴。8月29日,湖南省娄底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娄底市公安局联合娄底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破获的一起特大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侦破详情。

据悉,这起食品案源于阿里巴巴提供的消息。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打假特战队高级运营专家诚黎介绍,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通过线上风控模型,发现在湖南地区有一款名为“小绿”的减肥药在网上销售,依据大数据食药模型判断,高度怀疑其中有非法添加成分。基于跟湖南省警方的合作机制,就将线索推送给湖南警方。

一小时生产1万粒 一天入账可达3万元

90后藏匿深山生产“假减肥药”

娄底警方介绍,经过半年多的侦查,三省四地同时收网,一举摧毁这个有毒有害减肥产品生产、包装、销售犯罪链条,主要犯罪嫌疑人悉数归案。

2016年12月,省公安厅与省食药监局将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推送的案件线索,分别移交给属地公安机关和食药监部门。其中一条销售问题减肥产品的线索涉及娄底,经娄底市食药监部门鉴定,确认该减肥产品添加西布曲明,为有毒有害食品。

在湖南省益阳市安化县城20公里外,大山深处的一背靠悬崖的四层民房中地下一层,堆放着胶囊灌装机,以及各色粉末和胶囊外壳。靠这些“装备”,这间民房每小时能生产1万粒假冒减肥胶囊。

一粒假减肥胶囊成本才几分钱

在阿里巴巴大数据协助下,娄底警方通过近三个月的秘密侦查,初步判断这是一起通过微商互联网制售有毒有害减肥产品的特大案件。经警方查明,犯罪嫌疑人吴某两年前开始做微商卖减肥药,今年初开始在益阳安化大山深处生产有毒有害减肥胶囊。

近日,湖南娄底警方对这个假减肥药生产窝点进行查处,现场查获近60万减肥粒胶囊。经娄底市食药监局抽检,确认大部分含有国家命令违禁非法添加物的有毒有害成份“西布曲明”。

据了解,犯罪嫌疑人吴某是湖南益阳市安化县人,在暴利的驱使下,他两年前开始做微商卖减肥药。据吴某供述,其从广东、浙江等地分别购买半自动胶囊填充机、填充物、胶囊外壳和西布曲明,每小时可生产1万粒减肥胶囊。“我销售时都说添加了西布曲明。我也知道它有毒有害,生产假减肥药是违法的。”

据吴某供述,其从广东、浙江等地分别购买半自动胶囊填充机、填充物、胶囊外壳和西布曲明,每小时可生产1万粒减肥胶囊。据吴某交代,其生产的一粒假减肥药生产成本不到1毛钱,对外销售3毛至5毛钱。

据食药监部门提供的资料显示,西布曲明是中枢神经食欲抑制剂,可能引起高血压、心率加快、厌食、肝功能异常等严重的副作用。而人体服用含有西布曲明的减肥药后,严重可致人神经紊乱甚至死亡。

娄底市食药监局局长侯迪凡称,西布曲明是一种中枢神经抑制剂,具有兴奋、抑食等作用,它有可能引起血压升高、心率加快、厌食、失眠、肝功能异常等危害严重的副作用。2010年,国内已停止生产、销售和使用西布曲明制剂和原料药,并将其列为减肥功能产品中非法添加的物质。

警方掌握及吴某供述的交易记录显示,其一天销售减肥胶囊可达数万粒,最高一天入账近3万元。

面容白净,长相斯文的90后男子安化县人吴荣是这些有毒有害假减肥胶囊的生产者。他向警方交代,两年前他开始卖假减肥药。起初他只在微商圈子做下线,拿货零售。虽然其早知道接触的减肥药来路不正,但卖得挺火,一年毛利润有二三十万。

“吴某生产的一粒假减肥药生产成本不到1毛钱,对外销售3毛至5毛钱。”侯迪凡介绍,警方掌握及吴某供述的交易记录显示,其一天销售减肥胶囊可达数万粒,最高一天入账近3万元、达近10万粒。

设计近百种“品牌” 二维码扫出来是鞋垫

2017年初,不满足做“小虾”的吴荣决定自己制造有害假减肥药。他在大山深处的亲戚家地下一层车库,用木板隔出来十多平米作为生产车间。选址于此,目的是地处偏僻,若有陌生人来,他很快便能发现。

微商“助力”有毒减肥药销售

在经营减肥产品圈子里,源头生产并不是最赚钱的。嫌疑人张某是这起生产、包装、销售有毒有害减肥产品团伙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却掌握了最赚钱的一环,他组建减肥药微商系统,设立“游戏规则”掌控全局,分销全国20多个省市。

吴荣从广东、浙江等地买来半自动胶囊填充生产机、封口机、打码机等工具,把米粉、面粉、山楂粉、苦瓜粉、薄荷粉等调色物随意组合,并加入“西布曲明”有害药粉,最后通过灌装机灌入胶囊壳,制成有害减肥胶囊。

北京青年报记者获悉,在经营减肥产品圈子里,源头生产并不是最赚钱的。

张某从吴某等人处进货,提供设计图让厂家生产包装盒,再购买药瓶自己包装。他设计了近百种“品牌”,配套的包装盒、药瓶、防伪标识都是假的,二维码扫出来却是鞋垫。生产的同一产品,包装的字体大小都不同,甚至还有错别字,包装盒和药瓶上写的保质期也不一样。

吴荣坦承,买机器和原料,他与商家彼此从不过问资质问题。事实上,他既没取得相关行政许可、也从未从事过医药行业,“原料乱配,可以吃就行。技术也没什么高明。”这名90后还表示,经他手生产的胶囊,吃了有厌食、口干、头晕、睡不着觉等症状,为检验效果,他发货给下线让他们自己服用试药。

河南尉氏县人张某是这起生产、包装、销售有毒有害减肥产品团伙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却掌握了最赚钱的一环。他组建减肥药微商系统,设立“游戏规则”掌控全局,分销全国20多个省市。

即便如此,张某并不愁卖不出去。张某向警方供述,2016年6月,他注册淘宝网销售,因产品标题和产品描述含敏感词汇,很快被下架。为了便于产品的销售和在淘宝上的搜索排名,他不断给产品更换名称,但依然经常被下架。

知道西布曲明有毒、生产假减肥药违法的吴荣,从一开始就想好了金蝉脱壳之计。他在广州、深圳分别注册一家假公司,留下假电话和微信号,通过社交网络联系、交易。

张某从吴某等人处进货,提供设计图让厂家生产包装盒,再购买药瓶自己包装。他设计了十几个“品牌”,配套的包装盒、药瓶、防伪标识都是假的——二维码扫出来是鞋垫。生产的同一产品,包装的字体大小都不同,甚至还有错别字,包装盒和药瓶上写的保质期也不一样。

而通过微商渠道,他逐级铺开全国微商销售网络。他建了微商群,将信得过的全国总代理、省级代理、一级二级三级代理等“骨干”拉进群,立下类似传销组织的群规:严格单线联系,禁止其下线互相加微信、越级串货。

他前后有近10个手机号,频繁更换且从不用这些号码通话,将买家引流到2个微信号上。

张某向警方供述,2016年6月,他注册淘宝网销售,因产品标题和产品描述含敏感词汇,很快被下架。为了便于产品的销售和在淘宝上的搜索排名,他就将产品不断地更换名称,但依然经常被下架。

成本不足1毛钱 利润率近9000%

吴荣生产的假减肥药成本不到1毛钱/粒,对外销售3到5毛钱。据警方初步调查,从2017年3月开始到7月被抓,他累计生产假减肥药胶囊的涉案金额近千万元。

而通过微商渠道,他逐级铺开全国微商销售网络。他建了微商群,只将信得过的全国总代理、省级代理、一级二级三级代理等“骨干”拉进群,立下类似传销组织的群规:严格单线联系,禁止其下线互相加微信、越级串货。

民警透露,吴某批量生产,一粒成本不足一毛钱的减肥药胶囊可卖三到五毛,毛利高达200%至300%。而张某通过微商层层分销,最高可卖10元一粒,利润率达900%至1900%。若是从源头到终端,利润率高达9000%。

“下线”试吃“假减肥药”住院

据娄底警方初步统计,吴某、张某累计生产销售有毒有害减肥胶囊近10万盒,按市场价值达3000多万元,加上流通和其他环节,该案涉案金额高达上亿元。目前,警方正在全力追缴流向市场的有毒有害减肥产品。文/见习记者
马金凤

据娄底警方初步统计,吴某、张某累计生产销售有毒有害减肥胶囊近10万盒,按市场价值达3000多万元,加上流通和其他环节,该案涉案金额高达上亿元。

92年生、河南尉氏县人张萌,是本案有毒有害减肥产品团伙中年纪最小,却也最赚钱的人,他组建减肥药微商系统,设立“游戏规则”掌控全局,负责全国20余省的分销。

■记者 张浩 通讯员 王志强 曾峰

张萌从吴荣等人处进有害减肥胶囊,并提供设计图让厂家生产包装盒,再购买药瓶自己包装。他设计了十几个“品牌”。

链接

“国外进口”、“中草药精华”是他新产品名最常挂上的词。有消费者质疑为何“中药没有中药味?”时,张萌就让吴荣买来当归粉,掺入原料做出中药味。

“西布曲明”可致人死亡

牌子多,漏洞也不少。张萌给假减肥药配套的包装盒、药瓶、防伪标识都是假的——二维码扫出来是鞋垫。同一产品,包装字体大小都不同,有包装上还有错别字,包装盒和药瓶上写的保质期也不一样。

据娄底市食药监局局长侯迪凡介绍,西布曲明是一种中枢神经抑制剂,具有兴奋、抑食等作用,它有可能引起血压升高、心率加快、厌食、失眠、肝功能异常等危害严重的副作用,严重时可致人神经紊乱甚至死亡。2010年,我国已停止生产、销售和使用西布曲明制剂和原料药。

即便如此,张萌并不愁卖不出去。他向警方供述,2016年6月,其注册淘宝网销售,因产品标题和产品描述含敏感词汇及被人举报,很快被下架。为了便于销售,他就将产品不断的更换名称,但仍常被下架。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马瑶

而通过微商渠道,他逐级铺开全国微商销售网络。他建了微商群,只将信得过的全国总代理、省级代理等“骨干”拉进群,立下类似传销组织的群规:严格单线联系,禁止下线互相加微信、越级串货。

对于所售假减肥药的危害,张萌也是心知肚明。为检验假减肥药的效果,他也会让下线试吃减肥药。有一次,一下线试吃后,因药性太强直接住院。但这并没有阻止张萌继续销售有害减肥药品。

警方表示,张萌从吴荣等多个途径进货,转手通过微商层层分销,最高可卖10元一粒,利润率高达900%-1900%,远超贩毒。若利润从吴荣的“民房工厂”算起,利润率近9000%。

据警方初步统计,张萌累计卖出3-4万盒假减肥药,涉案超过千万。算上吴荣涉案的1000多万,仅二人就涉案超过3000万,而算上流通和其他环节,该案整体涉案金额上亿元。

侦查员化身微信美女打入犯罪网络

在假冒减肥药江湖里,维系这个体系的不是“瘦而美”而是极高的利润。销售假减肥药份子在朋友圈“抱怨”发货太多、忙不过来,还有人喜欢晒微信交易记录的截图、一叠红钞票的小视频,和各种“高大上”吃喝玩乐的场景。有人在疯狂鄙视一个月辛辛苦苦挣几千元的同龄人,有人在关注豪车豪宅,喊着“年薪百万不是梦”。

2016年12月,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通过大数据食药模型,发现湖南地区有一款名为“小绿”的减肥药在淘宝网上有售,抽检发现其中含有非法添加成分,遂将线索推送给湖南娄底警方,娄底警方在阿里巴巴大数据协助下,最终查处吴荣、张萌所在的通过微商圈子制售假冒减肥团伙。

侦办过程中,娄底市公安局治安支队食品药品犯罪侦查大队教导员刘亮颇费心思。他化身微信中的一名美女,连续跟一名微商嫌犯聊了三个月。

刘亮干过刑警、特警、经侦多年的一米八大汉,整天琢磨如何以美女心理聊微信发朋友圈。在嫌犯稍有警觉之时,他就让同为警察的妻子微信语音跟对方聊。

在摸排吴某的生产窝点时,背靠悬崖、正对山路的民房地势较高,平日鲜有车辆和外人来往。刘亮和娄底市公安局钢城分局民警彭开亮只能乔装打扮,时而赤膊时而衬衣,换车换人,白天一晃而过,晚上才敢在暗处蹲点,通宵守着喂蚊子。

“中国有近亿消费者依赖减肥产品,近年来微商卖减肥药已发展成一个灰黑产业,呈愈演愈烈之势,监管存在漏洞,需要严厉打击。”娄底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王成良说,他们很懂消费者心理和商业运作模式,通过类似传销的严密组织,隐匿身份,通过全国总代理、省市区代理,层层分销,且反侦察能力极强,线下监管打击难度很大。

8月29日,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在发布会现场严正表态:“假冒伪劣、违法添加减肥类制品极易给消费者身体造成危害。阿里将继续不遗余力倡导并推动‘像治理酒驾一样打假’,坚持全平台严控,从即日起全面严查违规减肥类制品,一经发现,将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及平台规则处置,并依照法律,将线索举报至执法机关,共同打击线下假货窝点。”

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提供的数据显示,通过技术手段,2016年至今,阿里巴巴平台方面已主动拦截超过304万个涉嫌非法添加有害成份以及宣传虚假疗效的食品和保健品的信息发布。

2016年全年,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共向全国各地执法部门推送涉假食品药品线索571条,协助警方破案274个,抓捕犯罪嫌疑人497人,查获涉假食品药品窝点547个,涉案金额878万元。今年1-8月,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共向全国各地执法部门推送涉假食品药品线索679条,协助警方破案236个,抓捕犯罪嫌疑人441人,查获涉假食品药品窝点374个,涉案金额11.95亿元。

法制网娄底8月29日电

相关文章